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明世家高手主论坛 >
急!中学生论文网或者一篇科幻论文范文

发布日期:2019-09-21 13:33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比较接近的是:“用幻想艺术的形式,表现科学技术远景或者社会发展对人类影响。”

  《辞海》上对“科幻小说”的定义是:“依据科学技术上的新发现、新成就以及在这些基础上可能达到的预见,用幻想的方式描述人类利用这些新成果完成某些奇迹的新型小说。”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第四卷定义为“20世纪发展起来的一种文学体裁,这种体裁的小说以真实或想象的科学理论的发现为基础。”

  正统科幻迷主张科学与幻想缺一不可。倘若没有任何科学根据,则只能归为奇幻、魔幻或超现实作品;反之幻想若是付之阙如,那就只是一个科学写实故事。

  在中国大陆科幻迷中有这样的民间分类:科幻有硬科幻、软科幻之分,硬科幻对技术描述的要求很高,一般写硬科幻的作者都必须有扎实的科学知识,而软科幻就比较宽松,以情节取胜,另外还有一种稀饭科幻的说法,这是软科幻中的一个特别分支,指软到极点的科幻作品,这两类科幻是科幻迷中永恒的争论,硬科幻迷往往不能容忍毫无科学色彩纯幻想被称为科幻,他们认为,辨别一篇作品是不是科幻,只要把作品中的科学元素去掉,如果文章的意思不变,依然通顺,那么这篇作品就算不上科幻。而软科幻迷则显得宽容许多,他们的观点是只要有科幻因素的都能称为科幻作品。

  但是这两种科幻的界线并不明显,比如大家熟悉的《STAR WARS》,有很多人被其各种机械设定所吸引,将其视为硬科幻,也有许多人只是将起作为一部畅销小说来读,只看剧情,于是他们认为星战是软科幻。 国内的硬科幻代表人当属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而软派作家比较多,并没有谁特别突出。而刘慈欣先生一直以来都主张硬科幻和软科幻合为一个整体,他认为多余的分类和争论会拖慢科幻的发展。

  俄裔名小说家纳布可夫有句耐人寻味的名言:科学离不开幻想,艺术离不开真实,或许正是科幻艺术的最佳写照。

  科幻中的科学并没有任何局限,天文、物理、生物、化学、机械、电子都可以提供很好的题材。除了自然科学之外,社会科学同样能作为科幻的素材。

  实际上,科学可能性的大小必须保持适度的大小才能保证科幻的吸引力,对技术的幻想要求过于严苛往往限制了想象力的展开,而幻想的科学含量过低,则失去了科幻的本来意义。

  在科幻爱好者中盛传的一则“世界上最短的科幻小说”是这样的:“地球上最后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可以说,这比一个精确的定义更能概括科幻小说的特质。

  天空投下最后一抹残阳,绵延的车队向着天边延伸,忙碌的人们无暇享受这寒冬前的最后一点光明,没有人知道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人类将经历史上最长的寒冬,第一次向太阳告别。

  人们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来到了避难地,神情严峻的宪兵和警察正在有条不紊地指挥人流缓慢地向前移动。“避难地”为于地下500米深处,这样的避难地全世界共有上万个,以便容纳将近100亿的人类大家庭。这一切都源于五年前物理学家们的一个可怕的发现:太阳将在五年后,也就是公元2080年发生一次空前的磁暴,这次磁暴的辐射将完全摧毁地球的生态系统。人类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躲在地下深处。地球上的统治者们意识到必须停止一切的战争来合力面对这最可怕的敌人,人类把一切精力都投入到了自救之中,上万个地下城作为避难处被修筑起来。如今,最后一批避难者们也来到了这里,等待着长达10年避难,人类的技术还没达到能离开太阳能生存的地步,为了让尽可能让更多的人都生存下来,只能选择10年的冬眠。其中过五年人类将苏醒一次,赌神论坛,以检查并维护生命维持系统。为了使人类在磁暴长达10年的影响节束后能够重返地表重建生态系统并生存下去,地球上所有物种的DNA都保留在超级电脑中,等待着另一个创世纪的到来。这500米坚实的地壳将成为21世纪的诺亚方舟的舱体。

  2080年11月8日,大磁暴前夜,深埋在地下的人类已经切断了和地表上探测设备的一切联系,与地面相连的电缆被完全熔断了,否则它们将像避雷针一样将可怕的电辐射波源源不断地引向熟睡中的人们。格林威治时间午夜12点,100亿人将在世界不同地方同时进入冬眠的第一阶段,等待五年后的同时苏醒。

  “是的,那艘船是我发射的。”在厚厚的镜片后面,疲惫的目光中掠过一丝兴奋。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仅是世界首富还,被人称为爱因斯坦以来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可你,你却要毁掉人类。”

  “不过说实话,爱因斯坦能跟我并称确实是他的荣幸,因为我能完成他永远不能完成的试验。揭开宇宙的最后谜底。你怎么不问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件事呢?老同学。”年轻的世界首富稍微直起了身子,掩饰不住兴奋地正了正镜框。

  “难道,难道你这么做真是为了验证它,你一直没有放弃验证的人择原理。”严斌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错,我的生命从那一天起就只剩下这唯一一个目标了,成为世界首富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手段而已。”沈鸿平静地说。

  “ 混乱和无序才是宇宙的本来面目,宇宙是靠那神秘的概率来支配的。为什么我们却看到的宇宙存在着因果和决定。那是因为人类作为观察者在影响着这些概率,使我们附近的宇宙向着人类影响的方向前进。换言之,下一刻宇宙回到奇点的概率并不比维持现状的概率小,可是人类的观察使得下一刻回到奇点的概率坍塌了。我们附近的宇宙之所以这样的方式演化实际上是决定于我们这些观察者的选择,这就是人择原理。“严斌一字一句地说道。

  “看来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写的那篇论文。那时我们的追求,你现在为何不再坚持了呢。”沈鸿笑到。

  “你说宇宙是完全无序的,可你甚至找不到熵减的存在,熵增这不就是宇宙演化的次序么。”

  “这恰恰验证了人择原理,人类所能观察到的地方熵减的概率已经由于人类观察者的影响而坍塌了,而人类未知的地方对我们是不可知的。”

  “可惜我们无法验证它是吗?”沈鸿无奈地笑道。“不过理论上是可以的,只要我们让这些观察都停止观察,那么将揭开宇宙的枷锁,宇宙又将重获自由。一艘满载原子反应堆的飞船,一次精确的撞击,一次完美的太阳电磁风暴。观察者将不得不躲到地下深处,在冬眠中接受概率的选择。即使地上的动物仍有足够强的观察效应,也会在磁暴中被杀死而丧失观察能力。这就是我的思路。说实话,它在我心中已经埋藏了30年。它就像一块磁石,每天都强烈地吸引着我。”

  “现在你终于能够验证它,对吗?可是你却可能葬送人类的命运,地球的命运。告诉我,要是这理论成立,那么将会发生什么?”

  沈鸿停顿了一会儿,才缓缓从嘴里冒出几个字来:“在下一个宇宙中,连银河系很有可能都不存在。”

  “你觉得我很自私,是吗?作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来埋葬人类文明。如果宇宙的基本原理不允许我们永远像这样维持现状的话,这一天终究会来临的。况且人类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是没有止境的,如果我今天不做,明天一定还会有别的人来完成我们的工作的。而且,现在也太晚了。”

  “时间不多了,快抓紧时间和你的家人告别吧。再见或永别了,老同学。”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2080年11月9日零点零分零秒,最后一个人类也进入了梦乡。磁暴辐射到达了地表,地表上所有生物都在瞬间失去了生命。

  磁暴并没有给地球的面目带来大的变化,废弃的城市中摩天大楼依旧高耸,海浪依旧不断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一轮红日从海天相接处缓缓升起。

  “是啊,谜底终究揭开了。人择原理终究被证明是错误的,人类从此可以安心生活下去了,人类的未来将是美好的。”沈鸿长出了一口气“我的使命也完成了。”

  严斌始终在琢磨沈鸿最后一句话的意思。谜底很快揭开了,第二天早上,他看见了沈鸿的妻子和女儿正伏在沈鸿的尸体上痛哭。

  对此,严斌并没感到太大的意外:“他欠人类太多了,即使活下去,内疚感也会伴随他的一生,死亡反而是最大的解脱。”

  10天后,严斌第二次躺在了生命维持舱中,等待着进入五年的梦乡。他头脑中充满了对人类未来的憧憬:“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它使人们又紧紧团结在一起。”

  半梦半醒中,一个可怕的念头像闪电般闪过“人类上次之所以没有接受概率的选择,是不是因为还有其他观察者在冥冥中注视着我们!!”

  “麦克,你已经一整天没离开你的实验室了,你的朋友丹来了,赶快出来吧,不然多没礼貌。”妈妈打开实验室的大门,向正聚精会神盯着实验仪器的麦克叫到。

  “好的”麦克一跃而起,“是我约他来的,我还有些问题要和他讨论呢。”麦克丢开实验仪器向着客厅奔去。

  “可是你如果把它丢开的话,你就无法完成杰克逊教授布置的实验,它给我们的样本是极其不稳定的,如果没有我们的意志干预的话,它很可能向其他不可知的方向发展。我们开始所做的一切恐怕都会被白费。而我们不在的时候,只能通过监视仪对它进行干预。”

  “是啊,该死的杰克逊教授,居然给我们这样不稳定的样本,还告诉我们这样做是为了鼓励我们创造出不同的样本,其实谁都知道他老婆是监视仪租赁公司的,他这样做纯粹是逼着我们租用那价格不菲的检测仪。”

  “可是你总不能真的天天亲自守着仪器吧,没有检测仪,我们完成不了实验,完成不了实验就写不出毕业论文,就拿不着学位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麦克,你是说你有其它方法吗?”丹急切地问。

  “到我实验室看看吧,我在一个尘埃上最终造出了一种4H级的智慧微生物,赋予他自己作为观察者干预自己的样本的发展的能力,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没有我的观察它会任意发展了。”

  “可你不要忘了这种微生物有数量优势,从这几天来看,运行得非常好,那粒尘埃已经绕提供能量的红色寄主转了几万圈,一切都像我想象般运行着,不论我是否守着它。”

  “来,让我们来看一看那颗蓝色尘埃。”麦克熟练地摆弄着仪器,输入一串坐标。

  “不可能,它怎么消失了,红色寄主的第三颗蓝色尘埃连同红色寄主都不见了。可我才刚刚离开一会儿。”麦克惊叫到

  “不可能,我为了让他们轮流监视和休眠,特意让那蓝色尘埃沿轴心转动起来,让各个面轮流接受红色寄主的照射。”麦克小心地说。

  “可是你没想到吗?既然是这样一个不稳定的样本的基础上,那么那些微生物也要受概率的影响,同时处于休眠期的概率也是存在的!!”

  “对啊,我怎么能忽视了这一点。总之,我的宇宙创始实验失败了,叫我怎么写论文呢。看来我是拿不到学位了。”麦克痛苦地说。

  “等等,麦克,你何不以智慧生物自我干预样本发展的可能性为主题来写一篇论文呢。这可是一个极好的题材。”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